八仙寿衣店掌柜钱赓:一个年少时期的玩笑式梦想

前阵子接受【年轻盟YOUNG PEOPLE MATTER】年轻群像的采访,有幸正式捋顺关于个人艺术作品暗八仙系列的初衷和思考。
幻想你我端坐在东北热炕头上听我细细道来,缘何暗黑,以及如此美好的创作故事。感谢年轻盟周怡婷姑娘的采访。

八仙寿衣店掌柜钱赓:一个年少时期的玩笑式梦想

【年轻群像】八仙寿衣掌柜钱赓·一个年少时期的玩笑式梦想:

文/钱赓   编辑/周怡婷

摘要:在钱赓的自我介绍里,能看到许多有趣的词:例如重瞳者,例如日观人模狗样。“从小接受了古诗词文化的熏陶,时常会效仿先辈写一些自况自勉的文字。‘重瞳者,日观人模狗样,夜窥鬼神神差。’是一句对自我的提醒。古来重瞳者都是不平凡的人。我想成为那样的人。”

从出生年月算起,虽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“90”后,但钱赓已经被粉丝尊称为了“钱大师”,名字中的“赓”字不太常见,对此他解释:“我的名字是姑父给起的。东北人特别喜欢抗日英雄,和那些有节气的大人物。所以我的名就用了陈赓将军的名。”

在钱赓的自我介绍里,能看到许多有趣的词:例如重瞳者,例如日观人模狗样。“从小接受古诗词文化的熏陶,时常会效仿先辈写一些自况自勉的文字。‘重瞳者,日观人模狗样,夜窥鬼神神差。’是一句对自我的提醒。古来重瞳者都是不平凡的人。我想成为那样的人。”

八仙寿衣店掌柜钱赓:一个年少时期的玩笑式梦想

暗·八仙·寿衣店·掌柜·錢賡ISAAC

Q:看到你的个人介绍里面,写着你是“八仙寿衣店”的掌柜,这个身份很有趣,能不能给我们说说,为什么是寿衣店的掌柜?

钱:说起八仙寿衣店,有段日子,每当有朋友问我是干什么的,总会一本正经的说我是八仙寿衣店掌柜。他们看到我如此诚恳的介绍,出于礼貌都会表现出一种生理扭曲的感叹。而我都会微笑,点头。在这里算是第一次正是解释这个身份。简单说,八仙寿衣店掌柜,分为三个词解释更为贴切。八仙,寿衣店,掌柜。

八仙寿衣店掌柜钱赓:一个年少时期的玩笑式梦想

八仙”出于对一种电影的喜欢。从小受港产电影的影响,尤其是港产恐怖电影和僵尸片。那时候看会怕,可越长大越发现那些不存在生活中的故事,鬼,怪等神秘之事。它们像是写给现实的童话一样,用于安心用于省身,用于如何美好的看待我们身处的和自己创造出来的世界。到了后来自己对从那些电影前辈的故事中吸取的东西慢慢膨胀,转换,变成了作品的名字,算是对他们的敬意。我的八仙,和港产电影《人肉超烧包》里面的饭店名字,一样酷。

八仙寿衣店掌柜钱赓:一个年少时期的玩笑式梦想

2015暗八仙·星斗字系列·夜行衣之神荼郁律

寿衣店”,是我少年时期的一个简单的玩笑式的梦想。自幼不像同龄人对死亡之事的那种没有缘由恐慌,让我很早就对生命有一种出于们能的尊敬和认知。恰巧在中国民俗里,对往生者的敬畏是骨子里的,于是那些仪式性的东西,兼具神秘感的同时也承载着劳动人民的智慧。这些来自那些最为普通的人们对生命存在的思考,无疑是一种艺术的态度。而我自己因为好奇和简单的喜欢,试着学习道教的一些传统艺术形式,宗教文化,运用自身擅长的思考和处理方式进行加工,把他们变成画面,衣服或不同介质的构成,仅此而已。这些作品便是寿衣店的商品,而我的创作空间自然成了寿衣店。此“寿衣”,取“寿终正寝,食无忧”的两个首字,如有冒犯,请勿当真。

八仙寿衣店掌柜钱赓:一个年少时期的玩笑式梦想

2015暗八仙·金面实验其一(首次发布)

有店便有掌柜,掌柜这个富有中国古典气质的人物形象名称,不仅概括了人物商人的属性,也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人物的能力水平和气质。所以每当我犯轻狂的时候,我就会自称掌柜,纯属娱乐。

能装神弄鬼  能演“东北二人转”

之前有网友在钱赓的作品写下如此评论:“恐怖,毫无美感,充满厌世。”

实际上在生活里钱赓常常是在发挥东北二人转演员的性格特质,他把上面这些网友的评论拿给他的朋友看,无一不是狂笑不止。

钱赓说:“就恐惧本身而言,我一直认为这种与生俱来到死为止不会发生改变的原始情绪,本身就是值得探索的。人出生时的哭是恐惧,生命完结时的感受依然是恐惧。而这种直接甚至不用任何修饰的东西会轻易的影响到别人。”

八仙寿衣店掌柜钱赓:一个年少时期的玩笑式梦想

2014八仙照相馆·重构艺术·愛因屍坦·大聖娶親

于是他开始了“装神弄鬼”的个人风格的创作。但每一件作品从没有到完成,他都不会刻意营造恐怖之感,“相反,我创作时的状态美好的像在海边放风筝的孩子,特别强烈的希望。暗八仙,原意指道家八仙的八样法器图案。我把自己的个人创作作品归属为‘暗八仙’,‘’为神秘,‘八仙’为各路神通之义。”

一年前,钱赓为了创作而沦陷的时候,写下了一首自勉诗,叫《小安宁》:

我本自黑暗,奈何向光明?以为灯是火,长夜小安宁。

——“说的是我本自私,不听流言,不道闲事,燃灯即能驱走孤独,万古长夜只求一份安宁。对人,对事,对生活,安心。”

八仙寿衣店掌柜钱赓:一个年少时期的玩笑式梦想

2014暗八仙·裝置作品·油鬼子之烈火燒紅蓮

与挚友共赴中国国际时装周

Q:和球球一起参加中国国际时装周的首秀,想问你的服装作品是否也会一起参加?

钱:覃仙球,是我漂浮在北京上方的日子里为数不多的相拥取暖的挚友。他是一个优秀的独立服装设计师,能和他认识,一起创作,生活,由衷幸运。这次受邀参加2015秋季中国国际时装周,他向朋友借钱报名,东奔西走的情形像极了一个天真的孩子。而当他振臂一挥的一刻,我觉得我期待已久的合作的机会遇到我们了。他同我一样痴迷于东方。不过他是用服装语言表达,而我喜欢用视觉去展示。这次秀的主题是用我之前合体字作品里的一个作品,“和善恶”三字合一,英文意为“YIN YANG BALANCE”。我有幸将自己的风格和他的作品做跨界联合。正像黑白善恶,并不是极致到一端才是好的,平衡了才是真实存在的。到时候我们的秀会变成一个非典型时装秀,它更像是一个完整的人在那里诉说生命,一场时装行为艺术,请大家期待。

八仙寿衣店掌柜钱赓:一个年少时期的玩笑式梦想

2015覃仙球X錢賡 中國國際時裝周 “和善惡”主題時裝秀概念

比起重瞳者、八仙寿衣店掌柜、暗八仙制造者、中文涂鸦写手这些装逼的标签,“我更想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艺术爱好者,街头涂鸦爱好者,道教文化爱好者,中国传统文化爱好者,摇滚乐爱好者。仅此而已,乐此不疲。”

八仙寿衣店掌柜钱赓:一个年少时期的玩笑式梦想重瞳者,日觀人模狗樣,夜窺鬼使神差

八仙寿衣店掌柜钱赓:一个年少时期的玩笑式梦想

2015暗八仙星斗字系列·菩薩蠻·鬼迷心竅·血滴子

最后他说:“我身上的故事,做我朋友,讲给你听。你要相信,一个深受东北田园文化熏陶的人当面给你讲他经历过的故事,是一种深刻的幸福哈哈。多谢多指教。”

2015年8月19日 受訪

2015年8月24日 整理

北京 暗八仙 錢賡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水平线设计 » 八仙寿衣店掌柜钱赓:一个年少时期的玩笑式梦想

赞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